喬依絲昏迷中

關於部落格
自從在彩虹的國度"夏威夷"住了三年後, 體內不安分的基因開始騷動, 不時促使我四處鬼混亂吃閒晃, 卻也每每在旅途中邂逅新朋友....
  • 67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旅途中的邂逅-吉他先生讓個位

N年前的10月初,我打算利用公司年假回到令我朝思暮想的夏威夷渡假。一大清早我獨自搭乘大有巴士到達中正機場長榮櫃檯準備Check-in時,突然發現忘了帶夏威夷投宿飯店的地址!那時我並沒有把手機帶著,而拉著大行李箱在機場飛奔找電話也很不方便…忽然發現眼前的旅客們似乎是男女老少一大家族要去夏威夷渡假,Check-in似乎還會花點時間吧…而其中一位年輕人還背著一把電吉他,十分引人注目。由於這位先生就站在我的正前方,我鼓起勇氣拍拍他說:「先生,我要去打通電話,可以麻煩你幫我顧一下行李嗎?我馬上就會回來,謝謝你喔!」 (其實我這種舉動是很危險的,萬一對方心懷不軌,大可把行李取走,或是在行李的外袋塞毒品之類的東西,這次算我運氣好,啥都沒發生,哈哈! 因此,Check-in之前,不管多麻煩,還是要讓行李不離身比較好…) 事實上,丟下這句話後掉頭就跑的我並沒有看到對方的臉,而我回來後因為他早已Check-in完畢準備離去,我也只跟他點頭道謝後就忙著去Check-in,無暇看清楚他長什麼樣子。 

上飛機後,我走到我的位子,卻發現我那靠窗席的位子上放著一把有點眼熟的電吉他…而旁邊的位子上卻空無一人…正當我猶豫要不要找空姐來問一問之時…yes, you’re right,那位先生出現了!他看到手上拿著登機證,對著座位罰站發呆的我,趕緊衝過來拿起他的寶貝吉他交給空姐並輕聲道歉。坐定後,飛機總算要起飛,但環顧四週,這班飛機的乘客非常少,中間那種四個連在一起的座位幾乎都是空著的!此時我心裡有兩個小小的疑問:既然班機那麼空,地勤幹嘛要把我跟他的位子劃在一起(這個疑惑至今無解)? 還有,那位先生的一大群家族怎麼不見了?

就在同時,那位先生驚呼:「咦?你是剛剛託我看行李的那位小姐嘛!」我尷尬的對他笑一笑,並開始交談…

原來,他(以下簡稱K)剛退伍正要一人赴夏威夷大島讀書,至於剛剛那一大家子人…是來給K送行的,真是好大的陣仗!不過K本人則覺得有點小丟臉,一再強調是凹不過爸爸的要求才由全家陪同送機。

由於我曾在夏威夷待過三年,對K來說是個很好的嚮導,因此雙方相談甚歡。正當我們越聊越起勁時,一位空姐上前來發送美國海關入境表格。由於K對這看似沒啥概念,我便請空姐直接拿兩份來填寫。

說時遲那時快,這位空姐親切的問:「兩位是到夏威夷度蜜月嘛?」

不騙你,K跟我的表情瞬間凝結,臉上馬上爬滿N條線,頭上可能還有烏鴉飛過…

K驚訝又哀怨的開口反問空姐:「我們看起來有那麼像嗎?我看起來那麼老喔?」K會這麼說是因為他比我小了好幾歲…但當時也許我看起來比他年輕…(之前自我介紹時,我們曾交換護照翻閱) 而我,則忍住爆笑的情緒並對空姐無奈的搖搖頭;至於空姐…當‧然‧是‧滿臉尷尬的陪笑道歉離去…(事後我跟K有點小後悔,早知道裝一下,可能可以騙一瓶香檳喝或凹點好康的, 嘿嘿…)

一場鬧劇過後,我們決定尋覓兩個4人連成一排的空位,以便飯後可以養精蓄銳各自昏睡到夏威夷。

經過數小時不太舒適的昏睡狀態後,機長廣播約再過一小時左右就到達目的地的Honolulu國際機場,於是我們又坐回原來的座位繼續交談。話鋒一轉,說起各自前往中正機場的過程,K說他本來要搭大有巴士自行前去,但是他家爸爸怎麼都不肯,堅持要一家子人去送行,所以才會有我看到那個大陣仗。而我,正是搭乘大有巴士,於是隨口問了他如果自行前來會在哪站上車?K不太確定的說,他會在那個「什麼華飯店」那站搭車,我的立即反應就是當年的「美麗華飯店站」…然而K卻說:「不是美麗華!」

「不是美麗華?!那莫非是福華?!那不就是跟我同一站上車了嗎?難道你住我家附近?!不會那麼巧吧!!」震驚不已的我,大聲的嚷嚷著,同時心中不斷的OS:「世界不會那麼小吧!」

K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一跳,遲疑了一會回答說是福華沒錯,於是我急著追問你住哪裡,雙方講清楚後,竟發現…Oh~ my god, what a small world!我們真的是鄰居,各自住在中間被復興南路貫穿的相對兩邊的巷子底…也許我們之前多次擦身而過也說不定,只是相見不相識,如今卻在這一萬英呎的高空中相遇!!

說到這裡,相信大家都很疑惑後續的發展,不過我們只有留了姓名及連絡電話後就各自下機出關或轉機,日後偶以e-mail聯絡,當K有回國時,也還吃過兩次飯,最近就比較沒有消息了…不過對我來說,這還是一趟有趣的旅程,說來還得感謝當初華航地勤的安排囉~
 
 

後記: 後來K畢業返台, 我們偶而用MSN聊聊, 真是有趣的緣分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